您的位置: 河池资讯网 > 游戏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1057章 怪我,太大了

发布时间:2019-09-25 21:09:12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1057章 怪我,太大了

“帆哥,你来了。”

沈羽大冷的天,光着膀子,正和一位兄弟抬六七百斤的大条石,用来改造加固城堡的大门。

“嗯。”

陈帆趁机搭把手,六七百斤的大条石,被他轻易给拎到驾车上。

陈帆扫一眼都在忙碌的兄弟,并没有见到其他装修的人,不由奇道:“老七,你们自己装?”

“是啊,六子以前专门揽装修活计的,熟得很,我们只负责出力气就行了,不会耽误太多时间的。”沈羽招了招手,一名赖腮胡的兄弟走了过来,恭敬向陈帆点了点头。

陈帆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很好,六子,想不到你还有这专长。”

“帆哥说哪里话,兄弟们跟着你干,才有动力,不过帆哥,玄机阁一旦装修起来,就得投入运营了,我们这些人干些偷鸡摸狗的事还行,上不了大台面。”六子,憨厚的笑着,但他身上的气息,却比从前强大了许多。

“放心,我有打算,你们先忙着。”

陈帆寒暄了几句,往里走了一段,玫瑰放下手上正在改装设计的图纸,指了指角落,说道:“你要我买的面具,我已经买好了。”

陈帆走到角落,将面具收入戒指当中,转身对玫瑰说道:“这里就交给你们三姐妹了,有什么事,你们商量着办,如非必要,不要来找我。”

“你要去哪?”

玫瑰目光闪烁,看陈帆的目光充满关怀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1057章 怪我,太大了

“时间很紧,我要做的事很多。”

陈帆说完,急匆匆的走出城堡。

“唉。”

玫瑰叹了一口气,继续修改装修图纸,绿莲走过来,看着玫瑰设计的图纸,不由地撅起小嘴,“玫瑰,你这设计的是监狱还是牢狱?看着都瘆得慌。”

“你不懂。”玫瑰摇了摇头,忽然,她想起什么,“对了,蔷薇和水仙来消息了吗?”

“还没有。”

“绿莲,你抽空去看一下,我总觉得不太踏实。”玫瑰吩咐了一句,又投入到繁忙的工作当中。

……

香山下,冬雪覆盖着福家的院子,福嫣穿着一身大红色袍子,玲珑有致的娇躯遮掩不住,散发出成熟的魅力,尤其是那一对丰满的胸脯,落雪遮不住,风吹春意来,她站在落地花窗边,依靠着半边阳台,看窗外白雪坠落,天空乌云云的一片,她有些厌倦这样的天气。

往常天空晴朗,她透过窗,就能看见东南边坐落的陈家旧院,枯枝杨柳,喜鹊喳喳,如今都隐没在风雪里了。

她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陈帆了,自己的父亲和堂兄们依旧不怎么争气,爷爷的身体越来越糟糕,家里的许多大事,都已经交给她来处理了。

她就差三爷爷的一句话,就能成为福家的家主了。

对她而言,这意味着,她那时,可以光明正大成为陈帆的女人,陈家,福家,终归会成为一家。

“唉,他是有未婚妻的人了啊,身边又不缺花花草草。”

福嫣换了个倚靠的姿势,红色的大袍子从她肩膀滑落,露出她诱人的香肩。

她不想动,就像看破雪霭,看到陈家。

“那家伙,不会把我忘记了吧。”

福嫣悠悠的叹息一声。

这时,两只手将掉落在地上的披衣给拾起来,披在她的肩膀上,两只手,从她的后腰抄了过来,一把勒住了她火爆的腰肢。

她先是一颤,美眸一闪,随即闻到熟悉的味道,不由地回头,刚好迎上陈帆那似笑非笑的面容,他的那一双眸子,让她瞬间失了魂。

“哪会忘记你呢。”

陈帆的声音传来,福嫣贝齿轻启,红唇微张,还没说话,就被一张嘴粗暴的堵住,并将她的腰肢揉拿得紧紧的。

福嫣还没做好心理准备,陈帆的两只手指已窜入她的内衫,粗暴的揉搓着她的双峰雪球。

粗暴的对待,瞬间召唤出她内心的渴望,等待,期盼,她已不是青涩的姑娘。

她知道该如何迎合对方。

披在肩膀上的长袍再一次缓缓的褪在地上,摇曳的长腿和脚踩在贵重的袍子上。

可谁在意呢。

她抬起了一只脚,搭拉在阳台上,另一只脚尖踮起,高跟鞋晃动几下,啪嗒一声掉落在红木地板上。

一根滚烫的火炬,从她腿深处点燃内心的火焰,并熊熊燃烧起来。

雪总是那么大,屋内却一点也不冷。

一场粗暴的行云布雨过后,是短暂的停歇。

福嫣的两腮通红,雪峰犹自颤抖着,上面玉露点点,不是雪,却和雪一样白。

她喘了几口粗气,染红的指甲沿着陈帆健硕匀称的肌肉从他的手臂做人字梯撩骚,一直往下往下,汗水还在滴。

而她刚刚点燃的柴火,觉得还可以燃烧第二次。

于是乎。

她又在陈帆的节奏下燃烧了第二次。

很久后,她焉了。

就像一朵被雪风吹打的娇花,被人蹂躏过,摊一堆红泥里,她用红色的衣袍遮住下半身,就让上半身空着,她似乎还在回味刚才的疯狂。

她这个年纪,久逢甘露,很是滋润。

陈帆则是将手不老实的在她雪峰上揉搓几下,把玩着她湿润的几缕秀发,“三爷呢,有没有在家,我找他谈点事。”

福嫣被陈帆的手指弄得期期艾艾,急喘的不行,听见陈帆的话,又气又笑,吹陈帆脸面一口热气,“三爷爷要在,你现在已经被丢了喂狗了,哪还让你欺负我。”

福嫣的杏眉上扬,她是个妩媚的性子,风韵的娇躯动了动,随即手一捂双腿,翻了个不合她气质的白眼,“你也不知道轻点,弄疼我了。”

“怪我,怪我,太大了。”

陈帆讪讪,却是不露痕迹的开始穿衣,他本意是来找福三爷摊牌,把特情局的事情整的明明白白的,可是福三爷没见着,倒把福嫣给整的梨花带雨了。

“你要走?”

福嫣的声音有些幽怨,她已经成熟,没有娇俏女子的任性,她知道陈帆有事情,只是,爱情啊,她控制不住。

身体还在火辣辣的痛。

“嗯,有点忙啊。”

陈帆站了起来,话语里带着歉意和无奈。

“下次我有空了,再来看你。”

福嫣也站了起来,她冲陈帆抿笑着。

“下次是多久?一个月?两个月?还是一年?”

“尽快吧。”

陈帆目光看向远处的雪景。

福嫣知道,这个男人,是真的有事情,她留不住的。

“再爱我一次吧。”福嫣凑到陈帆的身边,缠绵的声音吹在陈帆耳边,她的手伸进了陈帆的裤兜,“痛也值了,思念比被你捅着痛。”

……

(本章完)

西安莲湖生殖医院网站
西安莲湖生殖医院路线
西安莲湖生殖医院如何
西安莲湖生殖医院收费
西安莲湖生殖医院地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