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河池资讯网 > 娱乐

极品仙农 第二百四十三章 绑票专家的靠山

发布时间:2019-09-25 20:49:59

极品仙农 第二百四十三章 绑票专家的靠山

老实人的本性是什么?憨厚、质朴、实在、能干活儿等等,反正让人感觉有点呆,有点木,可能还会有点傻,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看到的,实际上则是完相反。但沈富贵不行,这可是当朝皇帝,牟氏的家主在问话,不回答怎么行?可回答,该咋说?说已经被那个坏蛋搞怕了,闹出心病了。他这一被抓,就差再请个戏班子唱几天大戏庆贺了。所以才会情不自禁地给他算了一卦,看看他会不会逃出来。继续祸害自己吗?

那要是皇帝再问,他一共绑了家里多少人,花了多少赎金,都是从哪儿挣来的钱,该咋说?贪污,受贿,卖官,欺压百姓,克扣赋税,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正在左右为难之际,牟国宰相,素来以才智卓绝著称,修为达到“炼婴后期”的杨明说话了。“禀皇上,沈太师素来以贤明仁厚著称,此番为那歹人卜算,必是为我牟国推演气运。正所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我牟国遭此大难,受五年匪盗之灾,国运转势将会由此开始,沈太师卜算推衍,也是顺应天理,为我牟国中兴祈福呀!”

他的一番话,说的是铿锵有力,不仅把沈富贵的事儿给岔过去了,还将“国闹飞贼,官家闹绑匪”说成了苦尽甘来的前兆,客观、策略、高屋建瓴地拍了牟青海和牟家的马屁,其速的应变能力,高超的语言表达,不禁让群臣暗暗竖起了大拇指,钦佩的眼神是“唰”地一下涌了过去。

“哦?沈爱卿,杨爱卿所言可对?你真的是在为我牟国祈福吗?不知天机又是如何警示?”牟青海闻言双目猛然一亮,很是激动地盯着沈富贵说道。

“禀皇上,老臣,老臣确是为我牟国推衍气运,只是天机有些模糊,未敢向您禀报,还请皇上赎罪!”演戏这种差事,对于官场上混了两百多年的沈富贵来说,那实在是太简单了!杨明提供了如此冠冕堂皇的台阶,那要是再不好好发挥一下,怎么对得起他,对得自己呀!所以,他眼框微微一红,推金山,倒玉柱,哆哆嗦嗦跪了下来,语带哭腔地说道。

“老爱卿请起,请起!老爱卿为国尽心力,不惜耗损心血推衍卜算国运,又何罪之有呢?”牟青海见状,急忙从龙椅上站了起来,步走到他的身前,双手将他扶起,怜惜地说道。

“皇上宽宏,沈太师为国为民,殚精竭力,我牟国必将昌盛中兴!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如此感人至深的场景,杨明又怎会错过?献殷勤,拍马屁的精彩之词,张口就来,紧接着虔诚跪拜,伏地不起。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

两位群臣领袖都跪地高呼万岁了,大殿里的百十来口子又怎会不跟风儿?想都不用想,呼呼啦啦跪倒一片之后,宽敞的皇宫大殿里响起了嘹亮的喊声。

“众爱卿平身,众爱卿平身!我牟国有众位爱卿,何愁大事不成?来年我们重整旗鼓,必定荡平麒麟史氏和凤凰周氏,一统三圣山脉!”牟青海被群臣鼓舞,不禁激动了起来,语气神态也变得加坚定和傲然。

“呃,禀皇上,老臣还有一事要奏禀。”喧闹过后,沈富贵皱巴的老眼轻轻转了一下,便恭敬地向牟青海说道。

“老爱卿有事但说妨!”此时的牟青海心情大好,说起话来也豪迈了许多。

“皇上,我岳狼山西南十万里外海域,有一个面积不大的岛屿,原属我牟国领地。不想,在千年以前,一群鲲鹏妖修突然占据了此岛,并将岛上诸民驱赶诛杀,现已成了不毛之地。”

“老臣曾派遣数万大军前去灭妖。可那为首之妖竟然已修炼至九级化形期,其他七八级妖修也有三四十之多,五级以上妖兽足有数千之众。根本不是数万大军所能匹敌,加之岛屿远离大陆,海战又不是我牟国所长,奈何只好作罢。哎……”

“此番老臣上奏

极品仙农  第二百四十三章 绑票专家的靠山

,一是向皇上领罪,另一则是肯请皇上调整战略,采用以民治妖,群策群力之法。将岛屿出售给实力雄厚的富商,由他们驱逐妖修,并驻扎经营管理,这样既可为国库增加收入,也可除兵武之争,为我牟国省去大笔开销,还请皇上三思!”沈富贵哆哆嗦嗦地站起了身,轻拂了两下衣袍上的尘土。清了清嗓子。淡淡地说道。

“此乃一举多得好事,老爱卿又何罪之有呢?寡人应当赏赐于你才对!来人,传寡人旨意,着太师办理售岛一事,另赐黄金百两,魔石万块。锦缎绢布各百匹!”对于这类小事儿,牟青海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不就卖个贼老远的小岛嘛!卖两钱儿,充实一下空空如也的国库。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如果不卖,让妖兽占据,还不是一样不归他管,所以他大手一挥,就把此事定了下来。

不过,牟青海虽然受到太师卜运的影响,心情舒畅了许多,但心中的疙瘩依然没有完解开,多多少少还是对那位“千罪恶徒”有些不踏实,便又开口对沈富贵和杨明说道:“沈爱卿,杨爱卿,虽然歹人已经伏法,但他一日不除,寡人心中始终有这么块病,不如你二人再想想办法,将其彻底除去,怎样?”

牟青海这话说的很直白,而且还有一种“他要是不死,我心终难安”的决然,其语气中包含了命令、恳求与讨好等诸多因素,足见那位杀又杀不得,活着还捣乱的“千罪恶徒”,对他的影响有多大了。

不过,牟青海的语气再怎么复杂,神色再怎么可怜,后要背黑锅的还是沈富贵和杨明。对付这么一个臭石头,身为一国之君的皇帝都没招了,他们两个大臣能有啥好办法?推掉牟青海的旨意,那是不可能的,毕竟人家是一国之君,一族之长,可接下这道旨意,该咋办?

于是乎,沈、杨二人满脸惆怅地你瞅瞅我,我瞅瞅你,咽了咽口水,吭吭哧哧,犹犹豫豫好一会之后,只能硬着头皮接下了这份差事,随后就像是霜打茄子一般,蔫头耷脑,精神萎靡,直到早朝结束,才唉声叹气地悻悻离去。

后宫“永和殿”内,牟青海双手背后,脸色阴冷地盯着外久久不语,原本有些木讷的目光已经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狡诈而又精明的眼神。

“康元,你跟随寡人有多长时间了?”一阵轻风吹入殿内,牟青海缓缓抬起了,冷冷地说道。

“老奴自先帝驾崩就开始服侍主人,已经有四百多年了。”听到他的询问,殿内阴暗的角落里,鬼魅般地走出了一位老太监。

“呵呵,都已经四百多年了,真是光阴似箭呐!”牟青海没有回头,仅是冷冷地笑了两声,说道。

“主人雄才大略,短短四百多年就已经步入铸魂大修士行列,入虚成尊也将指日可待呀!”老太监微微躬了下身,算是向他行礼了,随后皮笑肉不笑地恭维道。

“呵呵,如果没有你的指点,寡人也不可能进阶这么的。行了,还是说正事!此番让你提前出关,实是迫不得已之举。千罪恶徒虽已伏法,但他身上的秘密太多,寡人曾派出百位铁狼卫调查,其结果却是让寡人寝食难安。”牟青海冷笑着回过头来,双目紧盯老太监说道。

“哦?能让主人寝食难安,莫非他还大有来头不成?”老太监闻言一愣,有些诧异地追问道。

“如果寡人没有猜错,此人应该拥有仙祖残魂!”牟青海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静静地沉默了一会之后,才冷冷说道。

“什么?这,这不可能!”老太监闻言大惊,不禁拔高了声音,尖锐地说道。

“寡人倒是希望他不可能,但铁狼卫调查出的种种迹象表明,他确是拥有仙祖残魂,否则又怎么可能逃脱‘原魂镜’的追踪?”牟青海叹了口气,又将目光投入外,淡淡地说道。

“主人,既如此,您又将老奴唤来为何?”老太监很从震惊中缓和过来,低头沉吟了一会,又问道。

“哼,那两个蠢货的子孙又让人家给绷了,此时他们正想办法救人出去呢!哎,真是国之不幸呀!”牟青海闻言冷哼一声,咬牙切齿地说道。

随后,他深深地叹了口气,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储物镯,轻轻抛给了老太监,有些奈地说道:“寡人委任你为监军,看看能否与此人商量一番,让他从此远离我牟国,哎……”

“主人,您的意思是?”老太监闻言又是一愣,诧异万分地问道。在他印象里,这位皇帝可是个外慈心黑的主儿,从来没有怕过谁,也没有服过谁,但此这次怎么就装熊了呢?

“哎,三圣山脉所居之人,十有七八都是仙界移民,即是受过仙祖恩惠的,如果真要撕破脸与之相斗,战乱必起,国将难安,而且此人身怀绝术功法,资质惊奇,他日成就必在寡人之上,与之为敌实为不智,这也是他屡番做案,却从未遇到致命追杀的原由。”

“不过,此人爱财如命,贪得厌,且并非聪慧之辈,得些钱财,碌碌一生也就罢了。此番将海外之岛送予他,再送些银钱魔石,寡人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他日修为有成,想必不会再找我牟国什么麻烦,就由他去……”牟青海又叹了口气,悠悠说道。

“老奴,老奴领旨!”老太监张了张嘴,想要劝说些什么,但犹豫了一下,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其后躬了下身,回禀一句,便退回了黑暗角落。皇帝都已经给绑匪开绿灯了,他这位太监还能说啥?r

,请收藏。

抚顺治疗阴道炎费用
抚顺治疗阴道炎医院
抚顺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抚顺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抚顺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