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河池资讯网 > 健康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被迫拦截

发布时间:2019-09-26 04:05:53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被迫拦截

吕关虎已经和易阳见过面了,把即将到来的危险告诉了他。

易阳立即把命令传达下去,放弃追击,兵马开始收缩,为撤出中天城做准备。

庞靖和妻子古尔迦正在北城区扫荡,专门有鹰骑士飞过来下达紧急命令。

“全员后撤!”庞靖将命令继续传给底下的人。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易阳紧急通知,好像从海外会来一群人,十有八九是专门对付秦冲兄弟的!”

古尔迦一惊,“是不是在雾之国他们遇到的那个海外势力?叫什么黑月的,难不成他们又来了?”

“不是黑月,是未知的敌人!他奶奶的,我们已经打赢了最后的决战,本来是要一路势如破竹杀到王城去的,看样子是要退走避一避风头了。”

“那个从海外岛上来的那群人,走的也很突然,难不成他们也是得到了消息?”

“不排除没有这种可能性。”

此时乐瑶驾驶着孔雀王过来了,炎无命也在,机械营全力配合庞靖这股势力的行动。

“怎么突然撤兵了?”炎无命一头雾水,“溃逃的敌人至少有上千人,我刚看到空中部队也不再追击了,正在后撤,不是我们在后退,是剑盟所有的部营的人马都在后退。”

“有外来势力即将抵达,会对剑盟不利,所以要尽早撤离。”

此时,一名机械武者急匆匆地冲了过来,“不好了,出大事了!在北面出现了不明来历的一队人,突进的速度很快,我们的人马死伤惨重,拦不住,正朝着这边而来……”

“你说什么?”

“外来势力已经到了?”乐瑶急忙朝着天空飞去,望着远处,只听到轰轰的几声爆炸,随即是好几栋建筑倒塌的画面。

“无命,你快去秦冲兄那边,让他带人火速撤离,我们这些人就是全都牺牲了也要保住他的命。”

“这不行!你们要过去迎敌是不是?我也去!”

古尔迦瞪眼道:“你还年轻,乐瑶妹子,你们两个一起走!快去吧!”

“我也不走!”乐瑶更为固执,“我们在北面,易阳已经把命令送到这里了,盟主那边自然也已经得到了消息,我们至少有上千人在这里,如果挡不住的话还可以跑。现在可不许小瞧我的战斗力,我绝对可以帮得上忙。”

远处的爆炸声再次响了起来,可见那边战斗颇为激烈。

“走吧!那就一起去!从海外来的就了不起啊,我倒是偏不信这个邪!”

庞靖几人飞一般地冲过去,现在全员回撤也有些太迟了,谁能够想到敌人来的这么快,根本没有给他们喘息的机会。

几人冲到了发生战斗的地方,正亲眼目睹着雾之国武者们的溃败,溃不成军,狼狈不堪,从四面八方逃散。

街道弥漫着滚滚烟尘,满地疮痍,尸体一路铺了过去,有大公国的逃兵的尸体,有脱罪岛武者们的尸体,也有不少雾之国盟军和剑盟武者们的尸体。

这地方已经变成了修罗场。

“小的们,不要惊慌!聚到我这里来!”庞靖嗓门很大,一声大喝,让仓皇逃跑的人们找到了主心骨,纷纷朝着这边奔来。

只见从滚滚烟尘之中走出来十个人,这些人的衣着统一身穿青色长袍,袍子的胸口绣着一个标志,是一把剑和一面旗,左右交叉有如一副对剑一样。

八男二女,走在最前面的是个单手握着大剑的金发大汉,旁边跟着一个白面阴柔的少年,手持两把长剑,一把剑上炎气旺盛,另外一把剑上则冒着冰霜,一冰一火。

从不远处看可以看到这队人里面的头目,是个走在最中间高挑紫发的女人,眼睛也是深紫色,一副玩世不恭的笑脸,看起来非常的年轻,旁边的人都在簇拥着这个紫发女人。

一个满脸是血的雾之国武者支吾道:“庞靖老大,这些人自称是……剑旗会的人,是来捕获剑盟盟主的那个虫兽的。”

“剑旗会……”

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名字。

金发大汉越走越快,扯着喉咙叫道:“你们既然口口声声说不是剑盟,只是剑盟的帮手,那么这件事跟你们的关系并不大,只要不挡我们的路。我们远道而来,也不是为了多造杀戮才来的,只对付几个任务中要面对的人,为了避免殃及池鱼,我可是好心提醒过几遍了,这次的事情帮不得,更是碰不得。”

“我们曾经就是剑盟的一员,剑盟是从雾之国起家的,秦冲更是我的好弟弟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被迫拦截

,有人要对付他,我这个当哥哥的能够袖手旁观吗?”庞靖朝前迎了几步。

白面少年哼了一声,“金鬼,和这群人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能用剑解决的问题就不要用嘴。”

金发大汉嘿嘿一笑,“童安,做人不要这么野蛮,虽然这片大陆的整体发展水平不高,倒是我们到了别人的地头上还是要讲道理,如果拳头大,看到人不服自己就一剑杀了,那这个世界岂不是都要乱套啦?”

紫发女人笑道:“金鬼,谁信了你是讲道理的人才有鬼了呐,刚才杀了上百人,到处引爆的人是谁?”

金发大汉挠头一笑,“紫队长这么袒护这个小白脸可不太公平啊,我知道你喜欢相貌英俊的男人,我这张脸不再你的欣赏范围之内。明明刚才童安小兄弟杀的人更多,我只是炸毁建筑,吓唬吓唬挡路者而已呀。”

炎无命将断头台抬起来,准备随时战斗,乐瑶将弓箭对准了那个紫发女子。

紫发女人一步步走上前,扫了庞靖和身边的几个人一眼,“你们真的要顽固地挡在这里?”

“废话少说,我刚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秦冲是我的弟弟,他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

“那事情就有点麻烦了呀,我们这一次来了两队人,总共二十个人,宗恶所带领的那批人是执行者,是配合我们的行动,顺便取回剑旗会曾经的一项很重要的传承,而我们是捕获者,本来是不打算大开杀戒的,可是你们这么不开眼,非要见血死人才肯听话,那我们也别无他法啦。”

北京华博医院费用高吗
北京华博医院能报医保吗
北京华博医院在什么地方
北京华博医院手术价格表
北京华博医院路线查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