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河池资讯网 > 健康

都市之我为宗师 第二百五十六章 强求!

发布时间:2019-10-12 21:04:52

都市之我为宗师 第二百五十六章 强求!

双手无处安放,孙长宁感到有一瞬间的迷茫。

那手指再抬起,而后按照之前的轨迹打出去,但却毫无半点反应。

震而不荡的力量没有出现,那两根指头戳破了风,而后就这么定在半空,再也没了动静。

就好像是武侠当中的突然领悟,如同开挂一样,只是一下子,再之后,就用不出来了。

孙长宁摸了摸下巴,但面无表情,此时皱着眉头,是在思考。

光辉洒落在草原上,同时带起的,还有一片清风。

风吹过枯黄的草地,又荡起一片草屑,而孙长宁立身在枯草之中,细细思索着之前那神来的一击。

于是,在恍惚之间,他的手掌伸出去,而后握住,仅仅施展出两根手指。

铁指寸劲。

伸指,出指。

没有反应。

“......”

伸拳,出拳。

没有反应。

“......”

伸掌,出掌。

仍旧没有反应。

“.....

.”

“哪里错了?”

孙长宁不明白,是找不到感觉了?但是刚刚,自己并没有什么感觉。

随意的一拳,就像是神来之笔,有神灵在暗中相助。

化劲的最上层已经是归返先天的一步,但拳经之中所说的先天,又不是抱丹,而又不是罡劲,是一种奇怪的境界。

这个先天,应该是对于人身的一种开发,而凡是和先天两个字扯上关系,那当中必然有什么是神异的。

先天,在汉语之中与后天对应,指代的是“自出生即存在的,是自身本有的。”

愿意引申就是本存在的,是最先的东西。

当然并不是说先天就是最好,在拳法当中,所谓的先天,是要取回曾经失去的一些东西。

譬如人的第六感,以及听声辨位的能力。

“筋骨发力,震而不荡为先天......”

孙长宁默默念诵着,那拳脚施展开来,一拳一下,打的极其缓慢,试图从这当中找到之前消失的那种力量。

然而就像是一个孩子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孙长宁的拳脚施展开来,不断的习练,却根本没有办法再度施展出之前的那种力量,就像是中某些武林高手被封印了内力一样。

一昼夜的练习,没有任何效果,孙长宁感觉到了疲惫,人毕竟不是铁打的,而揣摩拳法比和他人比武,要更加的耗费心神与体力。

所谓苦思冥想而不得,孙长宁不由得自嘲了一句:“算了,有心栽花花不活,无心插柳柳成荫.......不管它了。”

“这就对了。”

老萨满的声音再度响起,他总是会在一定的时间段内出现于孙长宁的身边,而对于这位人生智者,孙长宁现在是抱有十二万分的敬意。

“前辈。”

孙长宁对着老萨满讲述了之前的事情,而老萨满则是摇摇头:“强求。”

他说了两个字,而孙长宁皱着眉头,眼中满是不解。

“我说你强求了,听不懂吗?我普通话还是比较标准的,你现在练武,是在强求,有的时候,还是要给灵光一点面子,有的东西,该来的就是要来,不该来的就得不到,你还是道家的人,怎么就不知道无为的意思呢?”

老萨满这么说着,而孙长宁摇摇头:“无为.....无不为。”

“无为是重要的,但无不为则是更加重要,道派武者一直心心念念的天人合一,不就是想要把一切的不确定全部纳入掌控之中吗?使天人合一这种战力一直保持在身上,与自然天地共同呼吸,达到不见不闻但通晓一切的境界,这是立身与不败之地。”

孙长宁开口,老萨满叹气:“可你自己想想,古往今来,有刻意去求得一些事物的人,他们最终都真的得到了吗?”

“没有,他们一个都没有,凡是刻意去寻求的,都会被老天爷开个玩笑,或许他们最后的结果并不是无功而返,但肯定与自己最初的目标相差甚远。”

“你是汉人,应该明白一个道理,所谓强扭的瓜不甜,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好,到了必要的时候,那玩意,它会自己跑出来的。到时候你就是想要甩掉它都不行了。”

老萨满这么说着,而孙长宁则是重复了两遍:“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好.......”

“什么是缘法?”

老萨满开口:“你懂什么是缘法吗?把自己该做到的事情做好,自然而然就有缘法来了。这又不是什么神仙要找传承,他看你不顺眼,你就是做得再好也没用,但是....如果你真的一切都做得很好,他又怎么会看你不顺眼呢?”

“做好一切,剩下要等的,就是缘法了。该来的终究会来的,把自己的事情做好,缘法会迟到,但不会缺席。”

孙长宁沉吟不语,同时感觉到这确实是有些道理的。

做好自己的一切,剩下要等待的,就是缘法的道来。

所谓的缘,不过都是自己争取来的而已,并不是谁来施舍。

“确实是,强扭的瓜不甜啊.....”

孙长宁失笑,一日一夜的练习,却是走入了个岔路之中,而前面,似乎是个死胡同。

老萨满拍了拍孙长宁的胳膊,因为个头够不着孙长宁的肩膀,他笑了笑,对孙长宁开口:“练了很多天了,你的辟谷功夫,也是到了上层,但一直不吃也不是事情,走吧,今天晚上有烤全羊,这可是特意为你准备的吃食。”

“你知道吗,这东西有个传说,很久以前啊,一户牧民的帐篷起了火,火势凶猛,很快就烈焰冲天,把里面的东西都烧光了。”

“主人匆匆赶回家,只见一片废墟,惊得目瞪口呆。忽然一阵香味扑鼻而来。主人循着香味找去,发现原来是从一只烧焦的羊羔身上发出来的。主人看那小羊烤得皮开肉绽红朴朴的。他尝了又尝,味道很好。帐篷烧掉了,他很伤心,但却为发现了吃烤羊肉的新方法而欣慰。”

老萨满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有时候,祸福相依,该得到的,一定都会得到。”

“走吧,今天晚上好好吃一顿,练得太狠了,对身体也是不行的,战和养,缺一不可。”

孝感治疗牛皮癣费用
德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兰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孝感治疗牛皮癣医院
达州白斑疯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