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河池资讯网 > 美食

虐仙记 第747章另谋出路

发布时间:2019-09-13 20:05:18

虐仙记 第747章另谋出路

“祖师爷,我们手下的金丹弟子已经不足百人,还要继续战斗下去吗?”清冥子浑身浴血,脸上的鲜血一滴滴的流下,神色狰狞的说道。就在刚才的交战中,他在宝象和血衣长老的联合夹击下,差一点就身亡,幸亏多灵子相救,他才可以生还。

多灵子看着一波一波扑过来的神兽宫部队,叹息一声,将手势狠狠的甩出,做出了撤兵的命令。战事的发展,根本就不像是多灵子所期待的,在天雷的轰击下,神兽宫的部队被吓住,悬浮宫趁机守住夏墟内城,和薛冲进行旷日持久的作战。

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薛冲不在乎手下士兵的牺牲,以优势兵力强行攻坚,根本不给悬浮宫守军以喘息之机。

这一战,薛冲亲披坚执锐,临难不顾,柴刀所向,尽皆披靡,而在薛冲心灵力的驱使下,更有四十一名金丹弟子死在自己的手上,活生生的被剥夺金丹。这一次,风悬羽势单力薄,少了地底魔族的支持,薛冲手中的三十三天自曝神器对他的威胁显得更加的厉害,他甚至不敢亲自出手和神兽宫的长生高手交手,手下的金丹弟子,又如何是神兽宫大军的敌手,自是摧枯拉朽一般的被击破。

薛冲带领大军占领夏墟内城,将得胜的军旗插在城头,大会三军,强烈的大军精气在奏凯的乐声中直冲云霄,薛冲缓慢的走上高台,一股君临天下的霸气四散飞扬,看着近万的弟子,心中欢喜无限。先前薛冲的部队所有人加在一起,也就是九千之数,缘何现在却变成了一万?那是因为悬浮宫之中的上千弟子。在薛冲大军的包围之下,选择了投降。风悬羽烙印在金丹弟子心灵中的神念,只能感应他们的情况,却不能控制他们。

“诸位,夏墟城已经为我攻占,此地正是强盗啸聚之地。不能留,绝不能留。阳明山上的所有强盗,正是以夏旭城为依托,没有战事的时候进入夏墟之中胡作非为,有战事的时候就躲起来,所以我神兽宫想要一统天下仙道门派,就必须先毁灭夏墟,放火!”

作为全军的统帅,所有人都想不到。会发出纵火的命令。

老龙吼叫起来:“古往今来,有哪一个人是靠杀人放火得到天下的?”

薛冲嗤笑:“古往今来,天上地下,四海列国,千秋万载,所有的人几乎都是用杀人放火的方法才得到天下的。我这次杀人放火,并非是不爱惜天下的财物,可是却可以有效的摧毁夏墟。使得多灵子在阳明山建立问罪灵脉的计划落空,这是必要的手段。”

“小子。你并不在乎名声,并不在乎牺牲,的确是个枭雄角色,在这一点上,倒是像个男人,不过你对女人真他马的太好。真实替你担心啊!”

“英雄难过美人关,并非我薛冲过不了,古往今来的英雄也过不了,你不也栽在女人的手中了吗?”

老龙少有的保持沉默,然后是破口大骂。薛冲赶紧屏蔽了和他的对话。

夏墟城的大火燃烧了十天十夜,将昔日繁华烧毁,历史家写下千年的沧桑,可是却使得多灵子十分绝望。

――――――

阳明山一处幽深的洞穴中,多灵子的神色悲伤,看着夏墟城中的大火,有一种无法解释的痛苦,夏墟城已毁,自己却无法阻挡。

问罪灵脉想要凝聚成功,最需要的就是人气,就是无数人的信仰之力,但要命的是,城市被毁,人气和信仰之力根本就没有着落,根本就谈不上灵气的成形。

风悬羽在距离多灵子三百步之外,脸色铁青:“可惜了我的月儿。”然后他的泪水不绝的流下。

将风月嫁给狼天仇,是他用来笼络地底魔族的办法,但是想不到的是,薛冲半路杀出将风月劫走,狼天仇也算义气,在阳明镇和自己一起抵挡薛冲的进攻。可是现在看来,狼天仇当时帮助自己更像是在试探神兽宫的虚实,并不是真心帮助。也许,当初若是同意将自己的女儿嫁给薛冲,则可以肯定的是,纵然薛冲会剿灭悬浮宫,可是也许会留一丝情面,现在的薛冲简直是肆无忌惮。问罪灵脉的一旦不能凝聚,悬浮宫剩余的人必将过着流离失所、东奔西走的日子,自身的修为想要晋升,基本上已经无望。

清冥子的胸口被一个金丹弟子临死前的自爆炸伤了胸部,此时的伤口兀自在流着血,他本来长相丑陋,鲜血淋漓之下,就像是一个破布口袋。只听他用嘶哑的声音说道:“祖师爷,不如我们,暂时避一避薛冲的锋芒,走为上计?”多灵子不答,却问风悬羽:“你是什么看法?”

风悬羽一声哀叹:“现在我们大势已去,大部分部队已经星散,不是投降薛冲就是自行逃命,除了祖师爷、我、清冥子、周一和吴二之外,剩下的金丹弟子,只有七十九人,精英弟子八百人,而且祖师爷,我们的精元丹和灵晶已经严重不足,本来就不充足,前些时候制造符雷的时候消耗巨大。”多灵子的眼睛一个个的看了过去,忽然吼叫:“我真恨,恨我自己胆小,不敢和薛冲面对面的交战,若是我不怕死,也许已经杀死了薛冲!”

他和风悬羽以及清冥子,就是因为忌惮薛冲身上的三十三天自曝神器,所以才不敢靠近薛冲,也不敢轻易的靠近血衣长老,这导致他们强大的战力发挥不出来,反而节节败退。

自从上次在仙道掌门人大会时候尝试过薛冲的三十三天自曝神器之后,风悬羽等人对薛冲那是畏如蛇蝎。

本来就大大不如的实力,多灵子和风悬羽这些好手再被薛冲绑住手脚,自然是脆败。

风悬羽赶紧道:“祖师爷,这不关您的事,薛冲身上有三十三天自曝神器,一旦靠近他身体千步距离之内。随时有殒落的危险,谁也不能冒这个险,谁也不能!”

多灵子的声音很沉重:“不如,大家都散了吧?”

“不行!”清冥子高声的吼叫起来,“我们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薛冲这小子这样横行霸道,我们一定要阻止。阻止他统一天下!”

风悬羽也说道:“祖师爷,您千万不要灰心,您不是一个人,您还有我们,我们就算是死,也要报仇!”

“那你想怎样?”

“我想和太上魔门合作。”他是声音忽然低沉了起来。

“我们丢不起这个脸!”清冥子哭泣了起来。

“可是丢脸总好过死!况且,花梦瑶一定会对我们以礼相待,我们还可以吸收到金梅灵脉之中的灵气,我们还有机会。若是我们自暴自弃。那就什么都没有啦!”风悬羽像是吼叫一般的说出这句话。

多灵子神色之中显露一种无法解释的悲伤,看着风悬羽等人,一个个的看了过去,忽然笑了起来:“羽儿,你说的没有错,堂堂的悬浮宫,不能就这样被灭啦,你们可以选择最好的方式去对付薛冲。可是我,不能跟你们一起去。你们都可以明白我吗?”

风悬羽点头:“可以,祖师爷,我们永远是悬浮宫的弟子!”

――――――

胡胡来到薛冲眼前的时候,薛冲吃了一惊:“这么快就有消息啦?”

“是的,主人,所有悬浮宫的弟子已经离开阳明山。山上到处都是一些强盗,并没有敌人的影子。”胡胡很快的回答,同时摊出了翅膀。

薛冲一笑将一斤灵晶抛掷进了他的嘴巴里,喝令:“秦中智何在?”

“属下在。”

“悬浮宫已经全部逃走,着你立即带领一只部队侦查阳明山。肃清阳明山盗匪!”

“是。”秦中智露出欣慰的神色,这可是从天而降一件天大的功劳。

血衣长老焦急的问:“掌教师兄,风悬羽这是什么意思?”

薛冲叹息:“狡猾,此人是带领所部前去投靠花梦瑶,我倒是一直想不到他会如此的没有骨气。地底魔族想必曾经对他进行招安,他不去,可是却去了太上魔门,这个他们曾经是仇敌的对手,我必须阻止他!这里的事情就暂时交给你主持,我也许用不了多少时间就会回来,记住,紧守营盘,不可轻举妄动。”

“得令!”血衣长老的眼光之中满是赞赏,心中想的是,可惜我凝露孩儿没有福分,死在血月子爵的手上,否则的话,有这样英雄之丈夫,该是何等的幸事?

薛冲随机驾驭照妖眼,消失在虚空之中,向着天狼谷的方向。

就算不是去查看风悬羽等人的下落,也要去查探天狼谷的情况。

也许用不了十日,阳明山之中的强盗就会被肃清,整个夏墟城算是完全的被自己毁灭,问罪灵脉赖以生存的基础,也完全的被自己毁灭,自己的目的就已经达到。

一刻钟之后,薛冲追上了风悬羽一行人,一千人不到,可以说是凄凄惨惨,风悬羽和清冥子骑在龙马上,并肩缓缓而行,一路上都在商讨该怎样去见花梦瑶的事情。

“要是月儿在就好啦!”风悬羽不时的叹息。

清冥子就道:“师兄,当务之急,是要让花梦瑶相信我们,收留我们,否则的话,薛冲一定会将我们赶尽杀绝,到时候,我们只有逃入瀚海雪原,无穷尽的莽荒之中。”

“你是什么意思?”

“小弟我以为,掌教师兄这次应当登门求见,花梦瑶看到我们的坦诚,才不会怀疑我们是来和她们抢夺金梅灵脉的,否则的话,此事未必可以成功。”

哈哈哈哈。风悬羽大笑起来:“花梦瑶此时正是用人之际,你难道以为我们去投靠她她不收吗,真是笑话,周一何在?”

“弟子在。”

“你去见花梦瑶,就说我想和她合兵一处,共同对付薛冲,看她怎么说!”

“得令。”周一应声而去。

薛冲大喜,追了上去,紧紧跟随。

周一在风悬羽的大力培养之下,这些年来武功大进,但是也仅仅是长生第二重不灭境界,薛冲并不放在心上。

“看招!”当周一正在飞速前行的时候,薛冲的柴刀犹如天外的神龙,向外俯冲而去,有一种强悍的杀意。

头发炸起鸡皮。

周一刹那之间觉得自己完啦。他当然清楚能够如此欺进敌手的门户,将是一件十分恐怖的事情,和死几乎没有分别。

呼啦!

薛冲轻轻一吹,一大丛毛发就在这个时候被高高吹起,薛冲的声音之中透露出掌控一切的自信:“周兄,想不到我们又见面啦?”

周一的脸色血红:“是你?”

叹息。薛冲的声音:“我知道你不想看到我,可是今日既然我们已经见面了,你又何必执着,还是谈一谈吧,想必你自己总该清楚,我故意饶你不杀,算是给了你一个脸面,不是吗?”

周一惊恐的神色渐渐的敛去:“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可谈的?你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我就自爆金丹?”他当然清楚薛冲随时有杀死他的能力

。连风流云这种厉害角色他都可以饶三次不杀,何况是自己,所以此时的周一知道,自己随时都可能死在薛冲的手下,自己的金丹随时准备引爆。

叹息。薛冲微笑起来:“你的修为在我之上,想不到还如此怕我,其实大可不必,来吧,来到我麾下,我不计前嫌,重用你!”

“不可能,我纵然是死,也不会跟随你!”

薛冲微笑:“好骨气。既然你不愿意降,那么何不答应我一件事情,保全自己的性命,如何?”

“什么事情?”

“其实很简单,你去见花梦瑶的时候,就说风悬羽想要和她联手抗击我,不过要和她平分金梅灵脉,如何?”

周一叫了起来:“这不是谈判,而是挑衅,花梦瑶和庄不周是不会答应的。”

“这就是我要你去做的事,你做了,我永远不杀你,若你不答应,纵然在百万军中,我照样取你首级,你好好想想吧!”(未完待续……)

三岁儿童老是干咳嗽怎么办
小孩半夜咳嗽厉害怎么办
孩子消化不好怎么调理
哪里可以治冠心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