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河池资讯网 > 美食

诸天圣元大传 第五十二章、一曲打动美人心

发布时间:2019-09-13 19:44:18

诸天圣元大传 第五十二章、一曲打动美人心

诗曰:

春风未语梅先笑,卸过红妆换绿衣。

尘世都赞寒傲骨,百花尽得春消息。

暗香幽作孤山静,疏影俏为隐士妻。

愚昧难识草木智,不知世事有先机。

——此是观梅有感,叹梅花能识得春风消息,季候玄机,占百花一先;报春之后,却又甘于平淡。如古仁人志士,所谓既能成功,又能功成身退者也。而托钵村夫愚昧,养家糊口不暇,既不能取得成功,又只有拙志呆气,也只能由人呵呵了。

闲话道过,书归正题。

话说翠姑心中猜测不出,疑惑不解,就逗着欢欢,套小孩子的话:“欢欢,姑姑给你制竹弓小箭玩儿,你告诉姑姑,你阿妈是怎么死的,好不好?”

然而,不问还好,一问,欢欢就哭了起来,原来这孩子,被当时惨状吓着了。

翠姑又无奈又郁闷。当然,心中也不免暗暗埋怨李诗剑:你现在是太平汗皇,坐拥天下,我屡屡请托你寻找我哥哥,你总是说寻找不到,你手里是要兵有兵,要将有将,却老说是找不到我哥哥,为什么人家明尘师兄就能巧遇得到?

翠姑心中幽怨,始终猜想不到究竟那李诗君是怎么害了自己的嫂子的,史强生又不开口——这中间,诸事是阴差阳错,真是命运捉弄人啊!

史强生呢,有了妹妹与陆三丫照顾两个儿子,自己是呆在竹屋之中,整天除了喝酒还是喝酒。偶而出屋,那是下山买酒。

——不说史强生这一去大都山,他兄妹两个见了面,翠姑心中无尽幽怨,对李诗剑有了恼怒之情,再说李诗剑的这边的事情。

此时,李诗剑在忠州天同府,皇甫俊友投降后,东八州已平,南平汗国归附。忠州八州二府,有那平林州、小湖州、靖州在杜怀彪手里。西八州,有那唐自荣大西汗国。

于是,平定那大度汗国、大众汗国、大西汗国这三国,就提上了议事日程。

柳无名与燕君平建议道:“我主汗皇,那大度与大众两国相争,虽然大众汗国已是弱势,但有金枪宁诚在,杜怀彪也难以一时灭了仲而要。所以我们应当攻打大西国。毕竟他唐自荣先前跟皇甫俊友交战连年,此时也是元气大伤。”

李诗君也说宜攻打大西汗国。徐文虎、文子明、徐兴、伏立明等人也是如此认为。

李诗剑一看众谋臣都主张先攻打大西汗国,也就同意了。

于是李诗剑又跟众谋士商量怎样攻打大西汗国。

太平汗皇开平三年六月十八日,太平军两路大军进发,攻打西八州大西国唐自荣。

这一次,是左军元帅李诗君领十万人马,以灿银锤马荣为先锋大将,大刀常胜为副先锋,以田梦常、徐兴为军师,领李达、张遥、张立、吴军、孟平、向佗、纪小虎等二十四员将领,兵出西塞关,攻打金门州。

右军,是右军元帅林珙领兵十万,以张猛为先锋,安公子明为副先锋,以柳无名、伏立明为军师,领杨进、阮庭、王汉、马铭、张龙、陈通、陆虎、陆霸等二十四员将领,兵出南塞关,攻打木门州。

那西八州之大西汗国,唐自荣听说太平军两路来讨伐,当即聚集文四君子议事。

议事后,唐自荣就以右都督辛君集领右军六万人马守木门州,用右相卜君瑞做军师;以左都督仲君礼领左军十万部队,守金门州,以左相哈君宝为军师。

唐自荣自领四万人马,坐守西宁州,就做两路接应之军。

不说唐自荣右军辛君集、卜君瑞领六万人马,在木门州,依托木门峡险要隘口与太平军林珙厮杀,且说李诗君这一路十万人马来打金门州。

金门州共有八县,哪八县?乃是邦县、庞县、并县、明县、回县、浮县、奉县,加上本州主城所在之金门县。金门州东面有庞县、并县,是为本州东面的两道大门。

大西汗国左军仲君礼与哈君宝,十分重视庞县与并县的防守,一文一武二人领了十万人马,到了庞县,留下三万人马,就领其余五万人马来到并县。

并县原有守将,姓慕容,名归,年纪是四十出头,生有二女一子,十分疼爱,不唯教二女一子习武,还请了认字师在家中,教他们学文。

其子慕容亮小他姐姐三岁,年纪小,故不甚出众

,但他两个女儿十分独特,而且是双胞胎,又都靓丽,一个叫做慕容婵,喜欢穿紫色征衣,是为双胞胎之姐姐;一个叫慕容娟,喜欢红色戎装,是为妹妹。

这双胞胎两个,都远超一般女子,出身将门,大约可以谓之虎女了,而且,还颇读过些诗书;真可以说是文武双全。双全再加上一个貌美,也是“三好美女”。

慕容归有这两个女儿,当然高兴。曾经有一回,慕容归问自己女儿道:“婵儿、娟儿,你们两个都十七岁了,也能说婆家了。你们想要说什么样的人?”

慕容婵笑道:“阿爸想要撵我跟妹妹走了吗?”

慕容归夫人在旁边听了,就笑道:“丫头,你阿爸怎么是撵你们走呢?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过了二十不嫁,就成了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啦。”

慕容婵笑道:“阿妈,女儿要嫁的话,除非是当世少年英雄,武艺好,文采好,人品好——这叫做“三好丈夫”。否则,若都是那猪狗一般的人物,女儿宁愿做老姑娘,不嫁也罢。”

慕容归听了,不免训斥道:“世间哪能尽是奇男子?少年英雄,武艺高,人品好,这等人物,是可遇不可求的,万一遇到了,人家却是有了家室,老父我岂能让你嫁到人家去做小?你这标准太高了,须知过高难达到,太直人都嫌!”

慕容归又转过脸来来问二女儿,不想他这两个女儿,竟是心意相通,姐姐作如是想,妹妹也作如是想。

慕容归听了,就知自己这两个女儿,是难找婆家的。果然,一二年间,颇有人给这一双姊妹花提亲,这姊妹两个,全不管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首先得要自己过目相看,却是都看不入眼。

慕容归屡屡说些什么“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道理,然而,女儿有女儿的主见,批得紧了,两个女儿都反驳,老大说的是“由人不由命,我的青春我作主”,老二说的是“俺走自己的路,随便他旁人怎么说去吧!”

于是乎,把这慕容归,常常是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却又无可奈何,舍不得打她两个;只能多多操心暗暗留心。然而,的确是如慕容归自己所说的,武艺高强、人品又好的少年英雄,的确是难找得很。

一日,慕容亮自外面回到家中,来向他两个姐姐说道:“大姐二姐,你们来看看这支歌这首词,好不好?”

他两个姐姐都笑道:“弟弟,就你那见识,估计又是蹩脚文字罢了,又当作狗宝似的拿来,能是什么好歌好词?”

原来,这慕容亮武艺比两个姐姐只是弱上一线,但是文采上,就差得远了。

这姐弟三个,两个做姐姐的,是越长大越不好出了门去玩儿,毕竟大户人家的小姐,抛头露面会让人笑话的,反不如小户人家的闺女,少受这些约束。

不过,这慕容两姐妹也有法子,那就是换上男装,跟弟弟一起出去。对外人就称是三兄弟,老大阿光,老二阿明,老三叫阿亮。姓呢,不是慕容,而是借了外婆家姓,姓曾。

多数情况是,两个姐姐不出去,慕容亮在外面得了好书好文,总要拿来请姐姐们指点评论一番。

这一回,慕容亮拿来的,却是手抄一纸。

两个姐姐虽然跟弟弟说玩笑,却也拿过了那歌词来,一看,早是谱过了曲的,名字就叫做《太平歌》,其实就是《太平汗皇太平歌》,因为查禁,被人改了名儿。

两个姐姐看了,就笑道:“弟弟,你好大的胆子,这支歌,听说早已被汗皇列为禁歌了,哪有人敢唱?”

慕容亮道:“我知道,姐姐,这可是弟弟我找人偷偷弄来的,不敢声张,一旦被朝廷官家知道了,那还不是大罪呀!我们偷偷地看过也就是了。”

于是两个姐姐中的慕容婵道:“二妹,弟弟,咱们带上琴,到后花园的赏心亭里弹奏一回,看看怎么样。”

慕容亮道:“好呀,姐姐,我去拿琴。”

于是这姊妹三个都到了后花园赏心亭来了。慕容婵理好了琴,慕容亮与二姐慕容娟就依词哼唱:

——雨洗满天碧,月照半城白。驻马难赏今夜,玉镜出妆台。西望平川田地,南眺村庄人迹,触目只堪哀。陇亩尽荒芜,残院生苍苔。

生民悲,干戈乱,痛心怀!我当何日,重使天下太平来?稚子村头嬉戏,钓叟烟波自在,黎庶笑颜开;千里稻浪涌,万户桑麻栽。

一曲奏过,慕容亮道:“大姐二姐,这曲词怎么样?”

慕容婵道:“这支曲么,倒是接近《水调》,想必是模拟《水调》而又有所改动,变古声为新声;这首词么,倒还不错,也是英雄口吻,毕竟他身份不同嘛。不过那太平汗皇,终究是敌国之君呀。”

慕容娟也道:“姐姐说得是。”

不料慕容亮却说道:“大姐二姐,敌国之君怎么了?我倒是觉得这人不赖,若他是个少年,倒也正合姐姐那‘三好’标准呢。”

慕容婵笑着要打,嘴里说道:“小屁孩儿,知道什么三好四好的?”

慕容娟道:“弟弟,你说话小心些,这是在家里,倒也不要紧,若是在外面,万万不可以夸赞敌国之君,听说近来我们大西汗皇,听了那哈君宝与卜君瑞的建议,但有哪个唱这支歌的,都被视为‘敌化分子’呢!”

慕容亮道:“什么叫‘敌化分子’?都不过是大西子民,哪一个化成敌人了?分明是我们汗皇色厉内荏,防民之口罢了——我看哪,这大西国,堂堂汗皇,连敌国汗皇的一支曲子一首小词都怕成这样,这大西江山,也难撑长久!”

原来,慕容亮有个好友,因为唱这支曲子,被人举报,于是落了个全家抄斩的结果!大西汗皇的说法是,对于教、学、唱《太平汗皇太平歌》的人,一律处死,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

慕容亮是物伤其类,兔死狐悲,心中自有些愤愤然。

他两个姐姐听了,都是劝止道:“弟弟,你哪能说这样的混帐话?可不能乱说!”

慕容亮道:“大姐二姐,我近日在城中,结识了一位认字师,姓徐,叫徐文,此人可真是有见识,那是文武双全啊!弟弟我竟是平生仅见!”

他大姐听了,就笑话道:“我们家的阿亮也有佩服人的时候?”

二姐也笑道:“我们家阿亮今年多大了,居然就自称‘平生’起来了,还“仅见”呢!”

慕容亮道:“大姐二姐,你们别笑话,我说的是真的呢。”

两个姐姐听了,笑道:“若是我们并县城中有这么个能人,怎么我们竟是一点儿动静也没听说过?”

慕容亮道:“这位认字师徐文,是前几天刚刚买了张先生的房子,才搬过来的。”

原来,慕容亮所说的“张先生”,也是认字师,曾经教过慕容家这姐弟三人。

听了这个话,慕容婵与妹妹慕容娟心里一动,互相对视了一眼,姊妹两个都明白了对方的心意。

慕容娟悄悄地对慕容婵说道:“大姐,若是这个徐文果然如弟弟所说,是个文武双全的少年英雄,不如姐你先看看,合适的话,你先嫁个人家。”

慕容婵笑着打了她一下,就问道:“弟弟,那徐文有多大年纪?”

慕容亮道:“有三十多岁。”

慕容婵听了,暗暗摇头。慕容娟见了,就说道:“大姐,我们想个法子见见这个人吧。”

慕容婵悄悄笑她妹妹:“二丫子,你是怕找不到婆家了吗?”

慕容娟道:“姐,会会这种人物,也是美事嘛。我们可以扮男装去见他,没人知道,谁会笑话?”

这姊妹两个,也是敢想敢做,也是扮男装出去习惯了;当时就对慕容亮道:“弟弟,你等会儿,我们去换男装,会会你那朋友徐文。”

慕容亮笑道:“大姐二姐想见那徐文吗?我们一起去。”

不一会儿,慕容家姐弟三个溜出府来,变成了“曾家三兄弟”,一起来到城里一个偏僻的小弄堂,拜访认字师徐文来了。

这正是:一曲牵动美人心,两个仙子出凡尘。各凭假名来相见,就中施计是徐文。

见了面,那徐文就道:“哟!原来是曾亮兄弟到了!愚兄有失远迎!这两位是?”

曾亮道:“徐先生,他们是我大哥曾光和二哥曾明。”

慕容婵与慕容娟都向徐文拱手施礼道:“听舍弟传说徐先生文采武艺过人,我兄弟二人特来拜访!”

这徐文,其实就是徐文虎。当时徐文虎笑道:“必是曾亮兄弟过誉,我哪里是什么文采武艺过人?我这名字当中有个“文”字倒是真的,然而这与文采武艺也没有什么关系呀。”

就听那曾光、曾明都说道:“舍弟夸说的人,多少都是有几分本事的,徐先生何必过谦?须知过分谦虚,犹如骄傲。”

徐文虎听了,失笑道:“好一个‘过分谦虚,犹如骄傲’!两位曾贤弟竟是如此快人快语!”

曾光、曾明道:“徐先生,不如我们切磋切磋,如何?”

2岁宝宝发烧
小儿肠痉挛腹痛表现有什么
芪斛楂颗粒的作用
血栓症状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